联系电话:086-0755-82815425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宠物资讯 > 正文
宠物大全开户
《黑鸟》——我的朋友,是一名连环杀人案凶手
日期:2019-06-14浏览:次

《黑鸟》——我的朋友,是一名连环杀人案凶手

  “你为什么喜欢这幅画?”  “不知道。

讲不清楚,这只鸟画得不是蛮有意思的么?”  他反问我,而且表情显得有些轻佻。

  “你喜欢这只鸟,还是红的背景色?”  我想问问清楚。   一般而言,心理扭曲的连环杀人凶手会对红色比较敏感,尤其是深红色,很多凶手,看见红色的东西容易暴躁、癫狂、失去理性,徐田森应该也属于这类,因为被他杀死的所有受害人,当时都穿着红色衣服。

  不过,徐田森的回答,立刻否决了我的猜想。   “跟背景色没关系,我就喜欢这只鸟,看着像我。 ”  “看着像你?为什么?”  “你不觉得我像这只黑鸟么?鸟在天上飞的,很自由的,结果我被关在这里,搞笑的是,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。

”  徐田森脸上掠过一丝苦涩。 我毫不怀疑,这是他真挚的情感体现。   他喜欢这幅画的理由告诉我,画像的人格侧写作废了。

  我望着他,慢慢说:“你觉得……自己是无辜的,不应该被关在这里。

”  “我没这样讲,我知道,我被关起来,肯定有道理,他们还每天派个武警在这里看我,基本上就是重刑犯的待遇了……”  “你知道这一点就好。

”  徐田森深叹口气,不再回我,而是继续盯着那副画瞧,安静了半天,他问:“严警官,你这张小卡片,送给我行不行?我是真心喜欢。

”  “可以。 ”我把另外三张塑封纸收好,又对徐田森说:“对了,跟你说明白,我不是警察,你不要叫我警官。 ”  “是么?我看你像警察。

”  “我是做过两年警察,但现在不干这行了。

”  “当心理医生了?”  “也不是心理医生,是心理专家,犯罪学方面的顾问。 ”  “那你挺厉害的。 ”  “一般吧。 ”  我也不知道,为什么要跟徐田森解释那么清楚。

而且随着与他交谈,我感觉越来越没有压力,比较轻松,这在我身上是很少会发生的事情。   “那今天就先这样吧……”  我收好公文包,正准备穿起大衣的时候,我的手机铃声响了。   “喂,哪位?” 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声,只听几句,我便知道是某保险公司的推销电话。   “嗯,好,好。 ”  女人开始问我情况,并介绍他们的业务。

  “我结婚了,对,我结婚了。 家里……还有两个人,孩子……孩子8岁,上小学了……那个……那个好像不是很需要,我们以前保险都买过的……”  我不好意思直接挂电话,习惯性地开始敷衍。   我又周旋了几句,无奈说:“真的不需要,谢谢了!”  我艰难地挂掉电话,像打完场仗一样,长吁口气。   我放好手机,这才发现,徐田森正看着我,安静得仿佛一座石像,我都没感觉到他的存在。

  “我看你挺累的。 ”徐田森说。
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我一愣。   “一个保险的推销电话,你居然跟人家讲那么多。

”  “没办法。 ”我摇摇头。

  “看来你这个心理专家,自己的心理倒是有点问题,不知道怎么拒绝人,换我的话,早就挂电话了。

”  徐田森这话太直接,我认真地看向他,一时竟不知道怎么解释。   “你说对不对?既然不打算买保险,你听他们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呢?还有我刚发现,你的左手一直在抖,你很紧张。

”  徐田森道出了真相,我的左手是没有接电话的那只手,搭在桌上,由于紧张,微微有些颤抖。

不止是这样,现在我的手心里冒出很多汗。


相关文章: